QAZXC*之十七 微笑的大象(久等了大家QQ)





  當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把剛剛發生的事都說出來時,她才感到自己實在有夠白目得可以。


  「所以……蜜蜂先生親妳了?」


  她隱隱覺得不妙……


  「……只親到臉頰而已。」想了想她又忍不住委屈起來。「我真的好討厭好討厭他,他怎麼可以這麼不尊重我?他不喜歡那個男的大可以說啊,幹嘛找我當擋箭牌?嗚……」


  不管了啦,她現在也就只能找大象先生哭訴啊,不然還能怎麼辦?


  她哭了半天,貓兒子早就已經呼呼大睡了。話筒那方沒什麼動靜。


  「……你睡著了嗎?」她有些內疚,都半夜一點了她還打電話吵他,明明兩人明天都是要上班的人……


  「沒有。」大象先生在另一頭笑了一聲。「我只是在想,妳怎麼會那麼老實地告訴我這件事?難道不怕我誤會妳什麼或生氣嗎?」


  她止住哭:「你生氣了嗎?你誤會了嗎?」


  大象先生微笑著,雖然遙遠另一方的她看不到。


  「沒有,我沒有誤會。」


  她又想哭了:「我就知道你不會那麼小氣……」


  其實她根本什麼也沒想,她只是非常委屈地想要趕快找人哭訴罷了。經過他這樣一問,她才有點覺得自己這舉動真是大膽了點。


  沉默了一會兒,大象先生才問:「那他們現在呢?」


  「黑豹先生被蜜蜂趕回去了……然後那個臭蜜蜂還是死皮賴臉在客廳,我都說了要他滾蛋了他還不滾!真的是很討人厭啊他!」


  「可是這麼晚了你要他去哪裡?他只能住妳那啊,外面這麼冷。」


  「他可以去經理家啊!」她故意大聲說,想要讓外面的蜜蜂聽見。「要不然去旅社睡也可以!就算再怎樣也可以跟那隻同樣可惡的黑豹一起睡!外面冷又怎樣,是人就要接受懲罰啊!我都說了不好好解釋的話就出去睡的!」


  她非常憤憤不平,幾乎想衝出房門踢那隻蜜蜂一腳!


  大象先生斯條慢理的聲音在深夜聽起來格外好聽:「為什麼要叫黑豹先生啊?他喜歡穿黑色西裝?」


  「才不是……」她很容易就被轉移話題。「你知道他看蜜蜂先生的時候就像在看什麼獵物一樣,太明顯了!然後每次我一說話他就用充滿殺氣的眼神看我,好像隨時都要把我踢得遠遠的……明明我們才見兩次面啊!幹嘛那麼討厭我?我跟蜜蜂先生又沒什麼!」


  「說不定他真的擔心蜜蜂先生會喜歡上妳啊。」


  「才不可能!我跟你說,蜜蜂先生一點也不喜歡我這種女生,他喜歡的是千姿百媚的那種!你都不知道他看我是什麼眼神,在公司就冷冰冰叫我作這個叫我作那個,回到家裡又老跟我搶兒子!簡直就是像愛搶人東西的討厭鬼!」


  「不是有種說法,有的男生會對喜歡的女生故意惡作劇嗎?蜜蜂先生說不定就是這種人。」


  「你怎麼這樣啊!你是我男朋友你不但不吃醋還跟我說這些!」她忍不住念道:「他是欺善怕惡!你都不知道他超怕那個黑豹先生的!看到他跟看到鬼一樣,我可是第一次看到有蜜蜂先生躲的人,黑豹肯定不是普通角色呀……你還說他喜歡我,明明我就帶你見過他了,你應該知道事情不是這樣的啊!」


  大象先生又笑:「吶,我剛剛說我沒誤會沒生氣,妳真的相信了?」


  她在另一頭禁聲,窩在棉被裡愣了幾秒,最後怯懦地問:「你有生氣嗎?」


  大象先生沒回話,這讓她緊張起來。


  「你不要吃醋啊,我第一個告訴你就是不想要你生氣啊!」她著急地解釋:「要不要我現在就趕他出門?我作得到的喔!我真的可以狠下心來叫他出去的喔!管他外面有多冷,這是他活該!你別吃醋啦,人家……人家……人家心裡就只有你啦…………」


  大象先生在另一頭的被窩裡得到他想聽到的,緩緩露出微笑。


  「我可是大象呢,個性那麼溫和怎麼會生氣呢?」


  「真的嗎?」她很不放心。


  「蜜蜂先生就暫且饒了他吧。妳第一時間就打來跟我報備,我當然是相信妳啊。」大象先生安撫她。


  「真的沒吃醋嗎?」她小小聲問。


  「嗯……吃醋是有一點啦……」他老實講。


  「那怎麼辦……」果然吃醋了。早知道就不說了啊……


  大象先生淺淺一笑:「沒關係,那這個周末我把它親回來就好了。」


  她皺眉:「你要去親他?我不准!要親也是親我啊!」


  他莞爾一笑:「妳到底在想什麼啊?」跟她說話真的像是跟外星人講話一樣。


  「乖乖睡吧。再五天就可以得到大象的親吻囉!」他笑。


  「嗯。晚安。」


  她心滿意足地掛電話,完全忘了前半個小時在氣什麼。


  另一邊的他也閉上眼,回想著剛剛那句戰利品。微笑。










==
其實大象先生也是那種會對喜歡的女生故意惡作劇的男生吧。: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捷 的頭像
西捷

二月西捷

西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