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ZXC*任青 09





  在旅程中,列日收到小師妹的傳信,用心眼打開,發現師妹詢問的是如何解符毒的方法?


  他尋思了會兒,還是傳了方法回去。


  師妹肯定出事了。


  但家裡下了隱咒,若不是自家人允許,妖物是不可能進入的。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他隱隱覺得不安,腳步不自覺加快,等到發覺時,任青已經不在他身後了。


  列日連忙回過頭去找,發現他正被三隻蠓給包圍著。


  蠓是眼鏡蛇的天敵,任青雖已修行,但面對天敵還是有些懼怕。更何況任青失去丹心,現在也只不過算是元身碩大的眼鏡蛇,無丹心保佑又身有負傷的任青對敵也是有些吃力。


  列日趕到時看到的是恢復原身的任青,正示威性地噴灑著毒汁。身上有幾處咬傷,正流著血。三隻蠓正齜牙裂嘴地跳竄著啃咬任青。


  列日大喝一聲,發怒地砍傷這三隻成年的蠓,炸了五道火符才逼退這三隻餓著肚子的大蠓。


  「任青你還好吧?」


  列日扛起大蛇,任青本還裂著大嘴,一看是列日,整個緊繃的蛇身才慢慢放軟,攀著列日不動。


  「學著運氣,別動怒。」


  列日凝神躍起,四處竄找,終於找到一顆大老樹,被雷劈開的裂口正好能容下五人左右的大小。


  列日將散落的乾燥枯葉集中,試圖要讓任青溫暖。


  他將背囊裡的藥物翻出,細心替他擦藥。但任青還是虛弱地無法恢復人身。


  到底要怎樣才能讓他補氣?列日煩惱著。


  到了夜晚,任青像是好些了,呼吸開始平緩,但蛇信還是有些蒼白。


  列日在那坐了好幾個時辰,牙關咬著。他盯著任青,手摸著他的心臟,心跳緩慢。


  不知過了多久,列日鬆了牙臼,慢慢將衣服脫了。


  他輕柔地將大蛇納入懷中,暫時化開窟緊的內力,慢慢催動蛇丹。蛇丹被鬆了壓制,開始甦活過來,緩慢地伸張著。


  月光透了進來,任青蛇皮輝映著閃著金光,耀眼地像條金河。


  過了好些時候,任青才慢慢甦醒過來。他神色朦朧,丹心呼應了很久才將他喚醒。他看見列日的表情,看了很久才開口。


  「發生了……什麼事?幹嘛……臉色……這麼恐怖……」


  列日喉頭一緊,輕輕地覆上了他乾燥的唇。好一會兒,才鬆口。


  任青虛弱地連開玩笑的力道都弱了……


  「白、白痴……就說了……我、不吃人的……」才這幾個字,任青就說了好久。


  列日又覆上了自己的口,輕輕吸允著任青,將丹心引出的妖氣徐徐渡了進去。渡了一刻鐘任青才緩緩有了氣力,也開始回應著。


  丹心因為被列日鼓勵著,再加上月亮的加持,催動得更厲害。


  任青沒辦法停止自己,他很餓、非常非常餓……明明知道對方是列日,但他還是停不下來,尤其是趴在列日胸口的時候……


  「好香……原來香味是從這裡出來的啊……」他吻上列日兩乳之間,忍不住啃咬了一口……


  列日輕輕皺起眉,忍著沒叫出聲。他翻轉了任青,壓住他正不安分往下移動的手……


  「吃飽了妖氣就好,不要……作一些奇怪的動作……」


  任青魅惑的眼神中閃著飢渴,喉頭滾動著:「飽?這樣怎麼會飽……」


  任青的手熟練地在列日背脊滑動著,好像很熟悉似地找到列日敏感的部位。他修長的手指擦動著,列日終於忍不住叫出聲……


  「你、你……馬上給我停止!」列日壓抑地嘶吼著。


  任青只是用吻封去他的抗議,溫暖地包覆著。


  怎麼辦呢?我不想呢……任青略帶氣音地在他耳邊吐出……他將列日的手拉著……下移……


  可惡……


  列日咬牙切齒地,他想運氣讓蛇丹冷靜,無奈他連自己都冷靜不了。


  不行啊!


  不能這樣啊!


  這樣他根本就不知道這到底是蛇丹的作用還是……


  列日一絲的理智將他拉回,他狠狠地咬了下去…………










==
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捷 的頭像
西捷

二月西捷

西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麻鼠
  • 意猶未盡(嘖~)

    終於不用腦內補完~XDDD

    哈~
  • 還意猶未盡咧! 囧

    西捷 於 2011/10/29 02:44 回覆

  • 桐夜
  • ㄚ阿阿阿 阿~
    好好想要繼續看哪~~(((變變態了
    XD 電腦課!!
  • 我並不想一直練習這些情節啊~~~~(爆腦漿)

    西捷 於 2011/10/29 02: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