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ZXC*王錦 09






  像是打通了什麼筋脈,王錦發現霜降的功力開始逐漸累積了。


  以往他大約半年才集中收集一次,但自從水妖事件後,他竟然每三天就能感到白絲滿溢過來的內力。雖然功法依舊不太穩定。


  難道還了父母恩,這霜降的修為也慢慢提升了?


  王錦在結界裡靜坐,神識分身告訴他霜降今天又是哪裡都沒去,就在山裡的泉眼裡反覆練心法。


  難道她以為這樣密集修煉就可以快速補回三百年的功力麼?


  王錦跳下屋頂,轉眼間便來到隔壁山腳的小鎮。這裡是山腹的集心點,日月精華會因為地形不容易流失,或許他可以帶霜降過來補補氣。


  入晚,他身後走來一人。


  「我不是來找你的。」王錦仰著觀天上的星。


  「我也只是出來看看有沒有奇怪的偷窺狂在這出沒罷了,你少自作多情。」佘楠跟著躺下,左顧右盼。「奇怪?你有沒有看到?」


  王錦難得瞪了他一眼。


  「怎麼?你的半人半妖小寵物不聽話啊?」怎麼今天脾氣這麼壞?


  「小寵物?」王錦冷笑。「就不知現在誰才是寵物。」


  佘楠聞言哈哈大笑。


  「是啊,我都忘了她只是你的實驗品,的確沒甚麼能耐能讓你生氣。」佘楠叼著草,嘴裡含笑地。


  實驗品,的確,霜降的確是王錦這幾百年來的實驗品。


  這幾百年他只要研發了什麼新法,就會少量地在霜降身上做實驗。霜降的體質在人類看來是頹敗,可是在他們看來卻是寶。她的內臟五行混亂,正好適合續法,就是皮肉痛承受些罷
了。


  「臉色幹麼那麼臭?反正你也沒多用她的內力不是麼?不都存起來了?給她吃下不就得了?」


  「她沒法一次消化這麼多。」而且這些日子破壞掉的可得用幾倍功力補回來,這不是那幾顆藥丸子就能做到的。


  佘楠拍拍他的肩,說:「別惱了,要不我告訴你個消息?說不準能救救你那小寵物?」


  王錦看了他一眼。


  「還記得我們四人上回將禁物拼湊的傳說麼?」


  「你說千年前天上人追滅我們妖族的事?」其實不只天上人,聽說就連魔族也有參一腳。


  佘楠點頭,眼神發出彩光。


  「當時他們共同目標是一個人,我們解讀古語是說那人原身是妖族。這人有聚力能耐,能將日月精華採集下來編製神器,他所做的任何一物都有聚法施咒的效用,所以才會人人搶著要。」



  細節不知何故,但他們所能理解的就是這樣。另外多的就是知道他們妖族當時有個大妖力護此人,天上也有一神護保他。但最後似乎這三人都不知去向,甚至軸上隱約暗示這人已死絕墮入輪迴。


  王錦不解為何現在要提這個:「說這作甚麼?」


  佘楠淺笑:「你不覺得這人的體質挺像霜降的麼?」


  「那人能聚力而為,等於是將免費的萬物神力納為己用,再施與器皿。而霜降,她則擁有快速凝聚內力的體質,只是來得快去得快,不知如何續存和應用……」


  王錦一懍,皺眉道:「你是說……霜降是這人轉生?」


  族譜軸上可是有寫明,若此人重返人間,妖族勢必要護他到底!


  「我沒這樣說。我只是說他們體質相像。」


  王錦瞇起眼:「說明白點,現下我沒什麼耐性!」


  「唉!真是……」佘楠也不生氣,還是勾著笑。「遇到你小寵物的事就這樣,我都要以為你由憐生愛了……」


  王錦面上隱隱透著麟光,黑金黝亮,隱隱透出氣來。


  「好了好了我不鬧了!」打個玩笑就惱羞成怒了,這王錦真是越修越回去了,錦蛇家族不是出了名耐性子的麼?!


  「我是說……在我那屋聽到了個消息,村裡來了兩個人,一人擅修復東西,一人習醫。這幾日待在我們那治癒不少人,修好的東西也很神奇地比新的還好使……」


  「有晚我們那屋請他們來了,你猜我看見什麼?」佘楠一雙眼在暗中閃得發光。


  「我看見一個幾乎散了魂魄、沒有主神的半人,還有神力閉鎖的天上人……天人將氣灌在藥裡,讓人們吃下,想當然爾身體自然康復。」


  「還有那個半人。」他回憶道:「當她修繕的時候,雙手透出淡淡的光,每個器具都沾著那光,轉眼間都神奇地好了!」


  佘楠支著下巴望向山腳下燈光閃閃的小鎮。


  「……我在想,我們那禁地族訓上寫的人,是不是出現了?」


  氣氛頓時凝結。


  王錦還是首先開口:「就憑這樣無法判斷。」


  「也是。」佘楠神情卻是困惑:「但我不知怎麼就是對那半人有好感,而那天人……就討厭得緊!」


  「我們蛇族本來就對天人沒好感……更何況那只是傳說,傳說怎麼會成真呢……」但若是真的,那是不是可以讓那半人教教霜降那笨蛋怎麼調理氣息保護自己?


  月夜西下,轉眼又要日出東昇。


  佘楠深吸一口山氣,緩緩吐出。


  「王錦,可否幫我一忙?」


  他連眼都沒睜:「這還用問麼?」


  佘楠嘴角微微一笑,停了會兒才說:「你等我心識,待我喚你時,你讓你們家霜降來把我帶回去。」


  王錦狐疑地問:「佘楠,你要做什麼?」


  佘楠只是一笑:「沒什麼,不就是製造機會讓她跟這兩人見見面麼?」


  王錦皺眉不答。


  「你擔心?」佘楠哈哈一笑,又開起玩笑:「是擔心我?還是擔心你們家小寵物?」


  王錦這回沒發怒,他只是語重心長地:「佘楠,別做傻事。」


  佘楠看著他的結拜兄弟,嘆了口氣,嘴角卻還是笑著。


  「不會的,你知道我佘楠從不做傻事……」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捷 的頭像
西捷

二月西捷

西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