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ZXC*佘楠 02






  在這個家能擁有一個小客廳的臥房,想必她在家族裡的地位應該算不錯吧?


  才這麼小的年紀,要擔任這麼重的責任,可不簡單。


  佘楠又來到這個房間,白澤不在。剛他在外頭聽到了不少事,聽了這麼多天,實在是膩了。


  其實這戶人家不姓白,但會叫『白澤』的人,一直都在。


  符家其實本家也不姓符,幾百年下來傳承道法一術,早年某代祖先為了要道行更高,便與神祇與妖怪訂下契約。


  每代族裡會有一人被選中為天賦者,以時間換取能力,所以天賦者幾乎個個壽命平均不高。而他們的姓氏,被天上給剝奪。往後沒有輪迴,沒有來世今生,死後就被拘留在三界中流離不定。


  所以天賦者,是人人欣羨的地位,卻也是付出代價最多的棋子。


  「人類啊,真笨!」


  他坐在櫃上,無聊中趴著就睡了。等聽到聲響,張眼就看到白澤搖著頭望他。


  「妳回來了。」


  她朝他笑笑,坐了下來。


  「今天又是什麼事?我看家裡來了好多人,又哭又叫的吵死了。」他還是趴在櫃上,上頭也是乾乾淨淨的,一絲塵灰也沒。


  「嗯,前頭說是有錢怪作祟,吵得孩子睡不著,怕是來招魂。」


  她拿了筆硯,回應外面的人幾句,便開始磨墨了。


  佘楠的腳頂著天花板,一時好玩,便開始在頂上倒著走。長長的辮子垂下來,像條攀繩。


  「拘了錢怪做契約,現在又說牠鬧事。你們人類真是不講理。」


  「我說啊根本就是那家人起居不正,福澤影響到下輩。若是簽了契約,錢怪那傢伙是不會做亂的,牠又不喜歡孩子,老嫌他們吵,怎麼可能去逗弄他們。」


  走膩了,他又跳下來在她床上翻滾,頗嫌無聊。


  「錢怪性子很好的,就是喜歡玩銅板罷了。哪裡有錢哪裡跑去,會簽契約應該是喜歡那家子的大宅住得舒服,他喜歡大房子嘛!一般錢怪不太可能會簽契約,這隻大約是剛出生的小錢怪被抓住了吧?對了,他們簽幾年約?」


  她答:「五十年。現下過了四十二。」


  「只剩八年啊,難怪牠開始無聊了……」佘楠翻了一圈,又想要發表意見:「這樣吧!不如……」


  「你先看看我畫的符對不對?」她遞出一張黃紙。


  佘楠鼓著嘴:「我對符咒又不熟,只能看懂一點點……咦?……咦咦?」沒幾秒,他便朝著黃紙哈哈大笑。


  「白澤,這哪是符咒?這只是封信吧!」上頭寫了一堆好玩的事,還要牠多到附近走走玩玩。「牠又離不開大宅方圓一百呎,妳是要他走去哪裡?」


  「牠可以來找你啊。這符從這到大宅的途經路線牠都可以尋得,那又多了五十呎了。」她微笑,在黃紙上又多加了幾筆,將屏障設立好,只限這隻錢怪通行。


  「妳要給我找朋友啊?」佘楠碰的一下竄到她面前。「可惜我快給你們家的人宰掉了,失血過多,怕是等不到小錢怪了。」


  她啼笑皆非:「舅舅他們才捨不得殺你。」


  上任天賦者是她姑姑,才二十五便早逝,輪到她這代,給天天押著吃補藥,就怕她能力用盡提早死去。下一輩的孩子都還小,都還不適宜接任呢。


  「哎,之前這樣殺生,妳好些壽命也是這樣給抵去消福的呀……」


  她垂下眼,低聲抱歉:「害你們族裡不少子孫,真是對不起了……」


  但她如何勸也勸不住,就算不喝,他們也會拿藥去蒸飯。有幾度她絕食,學她姑姑不吃不喝好些時間,家裡長輩個個跪在她床前,小輩們就在庭院外頭淋雨,哭了好幾天,她最後還是屈服了。


  佘楠看了看她,頑皮地笑了笑:「好啦別內疚啦!我知道妳盡力了。之後不就都沒殺生了麼?那些小徒孫說了,你們就是用針取膽汁,取過三次後就放生了。」


  「那怎麼一個月了還沒放你走?你膽汁多麼?」她臉色鬆了些,小小取笑了他。


  佘楠得意地挺胸:「那當然!我這膽子可是養了千年呀!」










==
四蛇系列都是這樣小短篇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捷 的頭像
西捷

二月西捷

西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