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ZXC*佘楠 07






  接連好幾天,白澤都在夜間離魂,回來時總是虛弱得要命,但神色眉宇越來越堅定。


  總是一回來就燒香提醒精神,不顧佘楠的勸阻硬是一張一張地寫,寫了又改、改了又寫。問她在寫什麼?她也只淡淡一笑,說遲早會跟他說。


  天上人對佘楠並無敵意。他們在大宅附近另設的小房裡住著,但據說也是過幾日便會走。


  佘楠覺得這幾日是多待的,他們是為了白澤才多留下。


  白澤連著幾日這樣熬夜,本來就不康健的身子又更體虛了。佘楠怨怪為何老約在半夜談事,白澤也仍是帶著那些鬼畫符出門。


  白澤一離魂,不管前一分鐘兩人是不是還在對氣,佘楠還是會全身緊繃地設結界替她護身,直到雞鳴前她蒼白地歸來。


  這天,她一直到清晨都還沒回來,眼看嬤嬤就要送早餐上樓了,白澤才飄忽地穿過天花板,『跌』進自己的身體裡。


  「妳到底要虐待自己到什麼地步?別問了!我的事妳甭管!再這樣下去不死也半條命!」


  佘楠氣得想揍她,但看到她連坐都坐不住、直往地上倒,又只能牢牢抱住她,然後輕輕地放在床上。


  滿身的冷汗,嘴唇幾乎無血色,這人到底是去做什麼了!?


  他將她整身衣服換掉,手掌化出暖氣將她通體溫熱,再一一往她大穴上灌氣,注入幾分雷電入體,控制心念,將她體內混濁的寒氣一一破除,周身二脈打通。


  如此費神一個上午,白澤的臉上才有了些血氣。睡去的臉龐終於安穩了些,不再囈語。


  佘楠來回運氣,半時辰後,他化為一道白光,往某間小屋裡轉去。


  「我本來是不想來的。」


  桌前坐著一人,像是等候已久,連茶都備好兩杯,溫熱著。


  「你不知青紅皂白,就想來興師問罪麼?」那人道。


  「別以為我不懂術道,白澤臉色不對。她已讓你們折損壽命了,你還食取她精華做什麼!?」


  「那是她自己心甘情願。」


  「若不是你們巧言令色,她這樣一個單純的人會願意交出自己的精氣神麼!你要氣力,不如拿我的!我有千年修為,你愛拿多少就拿去,不要為難這麼一個小姑娘!」


  那人看了他一眼,想說什麼始終還是嚥下。最後搖頭笑嘆:「你如此真性情,也不枉她這般費心幫你。但即使如此,你欠她的仍是太多……」


  不等佘楠開口,青年從旁翻出一小疊紙,分成兩類。


  他指著較為大疊的那些,說:「這些古文,看似有頭有尾,但你仔細看看,雖有故意調整字跡,但這些全是同一人所為。」


  他拿起另一邊的幾張,又說:「只有這個,是真實旁人所形容。你道,這其中有何意義?」


  佘楠本還想質問白澤之事,但忽地挑出大妖的話題,他不得不翻看了一會兒:「我分辨不出。」他老實說。


  「你自然分不出,因為真正看過他的字的人,只有我跟她。」青年側眼看了正在塌上熟睡的女子,因為圍帳的關係,佘楠看不清女子的面容。


  「不管你信不信,基於我跟白澤的約定,我都要告訴你。」


  青年恢復清冷的面容:「你們族裡寫的,的確是南蛇族長老親眼所遇之事。而其他族裡流傳下來的,其實是『他』自己杜撰。他不想洩露行蹤,想用瞞天過海的招數隱世,但又確實沿途做了點事讓人看見,只好留下似是而非的傳言留世。如此一來,想找到他便增加了難度,因為相關訊息都是錯的。也難怪我們總是尋不到他。」


  佘楠皺著眉,來回看著兩人:「你們……也在找他?」


  青年淡淡一笑,沒回話。將手邊的古文還給他。


  「你們只要稍做篩選,既然已經知道哪些是杜撰哪些是真話,按照年月得出一個方向應該不是難事。」


  青年起身替女子踢翻的被子攏了攏,蓋好。然後侍坐在旁,背向他,不再發話。


  這便是逐客令了吧。


  佘楠半信半疑,臨走前躊躇地放下三顆藥丸:「這三枚藥以青白紅顏色分在三日清晨時分服下。她體內缺金,我這只能頂一時顧不了多久,你們就將就著用。」


  這下就算兩不相欠了。


  輕飄飄回到白澤房裡,本以為她還在睡,誰知她坐在桌前鬼畫符,氣得他拎起她衣領,毫不客氣地丟到床上。


  「給我睡!」他怒到臉色都發白了。


  白澤只是朝他一笑:「看,他沒你想像中的壞吧?」


  佘楠聞言臉色一紅一白,哼了一聲將手上的古文給丟在桌上。


  「為了你那些傳說,我們三人可是熬著看了一整晚才得出的結論,就讓你這麼一丟?」


  佘楠煩躁地抓了抓頭髮,蹬到她面前:「我叫妳量力而為,可沒要妳操心到這種地步!妳這會兒給我好好睡,今天不准再過去了!」


  白澤咳了幾聲,還要再說話,佘楠見狀跟著翻上床,在她瞪著眼睛的目光下七手八腳地攀住她。


  「你做什麼?」她眨眨眼,看見他將手橫在她胸前,環住。


  佘楠面不改色:「這樣妳起來的時候我就知道了!快睡吧。」


  「……你這樣……待會兒有人來了可怎麼辦?」


  「反正我這身也只有妳才看得見,他們瞧見的不過是妳跟妳的寵物大蛇一塊兒睡覺罷了。……好了現在快點給我睡!」


  「嗯……」她不習慣地動了動,被他更收緊了雙臂。


  「你這樣……我顯得熱……」


  他冷冷一笑:「我是冷血動物,哪來的熱?」


  唔……


  「妳再動來動去休怪我不客氣了!」他惡聲惡氣地。


  「……你讓我翻個身吧。」


  佘楠鬆了手臂,讓她轉而面對自己。


  兩個大眼瞪小眼的,最後還是其中一方軟了下來……


  「你這樣我怎麼好睡啊……」


  他逼近了她一吋,威脅似地說:「妳要再不睡,我就真讓妳沒法睡了。」


  白澤張了張口,雖不知他要幹嘛,但也確實不敢再多說話了。


  佘楠瞇起眼,又逼近了一吋……她只好嘆口氣,將他推倒了些,在他尚未開罵之前,趴在他躺著的胸口上。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麻煩你了……」


  說畢,她靠著他的心口,實在是真累了,便緩緩闔上眼。


  不知怎地,在她攀著他胸口的那一瞬,佘楠的丹心,莫名其妙地跳動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捷 的頭像
西捷

二月西捷

西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