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ZXC*王錦 07






  王錦在屋頂上調息,他用了隱身術,人類是看不見的。


  四人之中他算是最平穩修行。


  黑眉個性隨意,本來就不是非修仙不可,總是最後一個才慢吞吞突破等級。也不見他多專注,但憑著先天條件好,總能狀似輕鬆就過關。


  任青修仙的出發點以情欲為先,房中術是為要領,內功修法為主。其他的沒什麼興趣研習,御風術倒是使的比許多前輩還好。


  佘楠學的廣泛,但都不精,稍多研究的就屬五行陣法。依他個性,恐怕要學精一樣東西是不可能,但任何道法問他又能說出個什麼,就不知這樣修法是好或不好?


  而他,他則是唯一照心法逐一破關修行的一個。不可否認,依他咬死就不放的錦蛇個性,他算是他們裡面功法最紮實的。


  錦蛇族是性格剛烈的一族,相較於眼鏡蛇直來直往的火爆性子,他們多了份謹慎,若是犯著死穴,也不介意來個兩敗俱傷。


  這山城的四大蛇族裡,就屬錦蛇與眼鏡蛇族體系最為龐大,兩族勢力平分秋色。眼鏡蛇族數量眾多,又擁有令人懼怕的致死毒液,天生的優勢讓他們具有能夠霸道的條件。


  但錦蛇卻是他們不敢擅自妄動的蛇族。


  錦蛇數量沒有眼鏡蛇多,但體積卻是最為高大。性情相當極端,許多時刻都是無攻擊性,但只要危害己身,瞬間就能將敵人勒斃。這樣沉穩又剛烈的性子讓錦蛇成為眼鏡蛇族的頭號警戒族類。


  眼鏡蛇王有想要統領蛇族的欲望,也有絕對的實力。但歷年來眼鏡蛇族殘暴的印象也深植其他蛇族,是以遲遲無法統一。


  錦蛇王並沒有想當蛇王的念頭,但他不願讓眼鏡蛇族領頭稱王。兩族的爭鬥歷史太多了,雖無意爭王,可也不能讓充滿野心的眼鏡蛇王如願。


  所以當年錦蛇王才救下了霜降。


  錦蛇皇族不如眼鏡蛇多,但也算是不少。王錦家族是其一支,在皇族系統中地位屬中上。


  從小王錦便讓巫師斷出此為族內上人,錦蛇王極其厚愛,賜名王錦。『王』與『錦』都是錦蛇族最上位的字,同時賜給王錦也代表了對他有獨特的期望。


  王錦也不負眾望,修仙的認真也是族裡首推,一步一步地穩健上爬,很快地超越了同輩,甚至是些許長輩。


  但在他滿六百年的時候,讓族人發現了他獨創了錦蛇毒性。


  錦蛇是不含毒的,素以強勁的持久力與敵力拼,其氣力與生命力也是居蛇族之冠,所以就算無毒也能與眼鏡蛇纏鬥,往往還能十拿九勝。


  但現在出了個有毒的王錦,一時間族裡竟不能接受。


  在一陣審斷下,錦蛇王拿去了王錦的加冕袍,將他擺在高位卻無實質權力,以往高呼的繼承之位也無聲隱沒。


  於王錦,他並不太在意繼承的殊榮,反而周圍清淡許多還是好事。


  更何況,那時候他剛好遇到好玩的事……那就是霜降。


  巫師拜託他救走火入魔的霜降。走進棚中,第一眼看見的就是黑眼珠轉白,但全身卻散出焦味的女人。


  他醫了她五個月才讓她醒來,然後又花了三個月才令她有所意識。


  他用神識鑽入她的體內,逐一拔除眼鏡蛇毒烙在她心臟的黑線,但臟器太過虛弱,於是他將自己的錦蛇毒放了上去。


  他的毒沒有眼鏡蛇王狠辣,卻是溫厚而難拔的毒性。這毒不會上癮,但卻會慢慢吃盡寄生體的內神,然後轉而己用。


  他用了幾百年時間與功力研究出的蛇毒,在敵不犯我我不犯人的錦蛇族訓中,像是某種竊取他人功力的狡詐作為,所以王錦才失寵。


  因為族人並不能判斷這樣的功法是好或不好?該發揚光大還是消聲隱蔽?眾人只知道他具毒,但無法決定這毒該不該存在於錦蛇間。


  霜降癒後所修的功法,透過他的毒性,一絲絲地代謝掉。這也是為什麼巫師不明白的原因。


  王錦將取得的眼鏡蛇毒收集起來,打算製成解藥。而霜降的修行剛好也補足了他為了實驗而浪費的時間。說起來,霜降等於是幫他練功的分身,雖然成效是太慢了些,但總是了勝於無。


  以某種角度來看,霜降是他試驗毒性的第一人。


  以另一種角度來說,他也算是利用了霜降三百多年。


  三百多年,霜降在他這邊『存』的功力累積起來其實也不少了。


  王錦運行完畢,睜眼環顧四周,隨即一躍而下。


  今天氣氛有些不對,他拉了拉神識分出的傳線,霜降還在。但仔細凝神一看,視線卻是一片漆黑!


  有些不對……


  王錦尋著傳線過去,在樹林間橫躍著。越到山谷上眉頭皺得越重。鼻間開始聞到不尋常的氣味。


  有妖味!


  他連忙趕去,發現谷底隱蔽處有個洞口,裡頭正傳出難聞的氣味。他打了個咒進去,無聲無息,這才踏步。


  洞底霜降面無表情,打著哆嗦靠在牆角,在她面前的是一片濃稠的血腥味。王錦略略檢查一番,鬆了口氣。


  霜降看不出是清醒還是迷茫,狀似受到驚嚇。他塞了兩顆丹丸到霜降嘴裡逼她吃下,可面色還是蒼白。


  王錦將手輕輕放在她耳後,點了點,霜降這才闔起眼睡了。


  他背著她緩緩走出洞外,將洞口施咒封起,不讓妖毒外散。順便將周圍補足一番,總不能讓霜降的努力白白浪費。


  一看他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因為如此,他才不知從何罵起。


  「這白痴,有需要這樣拼命麼……」


  嘆了口氣,他將昏睡的霜降背回小屋,然後很不溫柔地將她丟進充滿藥草跟冰塊的大桶裡……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捷 的頭像
西捷

二月西捷

西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