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ZXC*王錦 04






  霜降在冰桶裡冰鎮了(?)足足五天,凍到她自己都覺得快成了根大冰棒了。冰桶裡讓王錦丟了一堆藥草樹根,還外加了一些昆蟲的屍體和曬乾的不知名物品。


  她這五天虛弱的一動也不能動,力氣只能讓自己的頭不至於跟那些怪東西接觸。


  五天後她終於可以離開桶子,體內的冰氣也有力氣凝結。她專心運轉內力,身體暗黑的部分終於開始慢慢白皙起來。


  霜降其實原本是人,幾百年前當她還是個十歲女娃時和父母走失在山間,讓當時煉丹的眼鏡蛇王給遇上。


  眼鏡蛇一族大多是練火系。蛇王讓她吃下煉火丹,用內力強行將她體內運轉,企圖讓她修煉成丹人,好讓他一口吃下提升功力。


  這樣秘密煉了十年多,她每月都得遭受三日內火焚燒,器官早已硬化,就只是靠蛇王不斷讓她吃冰心丸抵制內火不讓她太快走火入魔。


  但隨著時日越久,藥劑也越來越重,最後蛇王都要派著人帶她冒險潛入錦蛇區去偷藥,久而久之不免被錦蛇一族發現了。


  眼鏡蛇王得知後馬上前往救人,畢竟是他提煉已久的丹藥,雖然偷往錦蛇禁地有所不對,但人是一定要拿回的!


  只是占盡地利的錦蛇也不是好惹,火爆脾氣出名的錦蛇王可是連毒蛇都不怕,一發威就是遍地死傷。最後眼鏡蛇王只好看著再幾年便可吃的『丹藥』憤恨撤退。


  錦蛇王也不是什麼善心人士,會救下她也不全是替天行道。


  若是讓這丹人長成了,眼鏡蛇王吃下,閉關煉化個幾年,其功力絕對會大增。依眼鏡蛇王的野心,稱王是勢在必行,錦蛇王也只不過是阻止這種可能發生而已。


  錦蛇王帶回她,派了族裡巫師要磨掉她體內的內火,若不去除,眼鏡蛇王勢必會頻頻來挑戰要人,不如直接毀了丹人一勞永逸。


  那天正是霜降時令,於是她便被取名為『霜降』。


  巫師首先替她拔除眼鏡蛇毒。


  眼鏡蛇王考慮十分周全,他知修仙煉火系的不止千百,若哪個合體質的吃了丹人,豈不賠了夫人又折兵?於是他還在煉丹過程注入了自己的蛇毒,此毒屬慢性毒,才不至於與煉丹衝突。若哪個不長眼的人劫了她吃下,也會因為毒發而死去。


  是以此丹人只合於他服用,旁人吃了只是毒藥。


  王錦巫師看出這點,要與眼鏡蛇王一刀兩斷的方法就是先解毒。這毒其實也解不清,必須也用慢性毒慢慢破除。在試了無數藥方(或毒物)之後終於慢慢排出。


  其實這也歸功於霜降的體質,在被帶回錦蛇族的時候她已是半人半丹,人類的二脈還尚未固化,體內又同時存有藥毒兩方,所以當試藥過程中,霜降體內的蛇毒若是相衝,彼此可能會抵消或是排斥。若是抵消那剛好便是化了蛇毒,若是排斥那大多讓體內丹丸吸收。


  無論是消蛇毒或是丹丸凝結,還存有二脈的人類血液都會緩慢地代謝或保存。副作用只是無論如何都會痛苦到昏死罷了。


  霜降就這樣每周一次折磨,一直到過了百年多才好些。


  巫師還教她了冰心療法,主要是壓制她的內火。在療程沒多久巫師就發現眼鏡蛇王會選擇霜降作為丹人不是沒道理的。


  霜降在凡人中算是內臟不相容的體質,顧得好這個就顧不了那個。當初父母就是為了要帶她上大城市治病才走丟林間。


  但修煉丹人就是需要這種人氣不足的『容器』,這樣才有足夠的『空間』去裝修煉產出的丹氣。


  眼鏡蛇王首先溫養了霜降的器官,讓它們不至於互相攻擊而衰竭,這對修先人來說沒什麼,也就是補氣補神罷了。再來讓這些天生愛敵對的器官互相牽制,霜降這身體短期內就不必擔心因『內鬨』而體壞。


  再來,就是練丹裝氣了。


  霜降的二脈很容易集氣,而且大多屬性都容易吸收。在從眼鏡蛇王手中搶下時,霜降的二脈已經存了不少內火,並且都已暗暗結丹,若要就此破壞未免可惜。


  巫師衡量之下作了試驗,發現霜降的心脈竟能同時收容兩種內氣。水火相剋,巫師刻意讓霜降學冰息法,吐納間吸收天地的水氣,並在體內轉化為冰。


  霜降學得挺好的,修煉時冰火內耗,久了開始平衡。副作用就是初時調息後都會跑上幾次廁所……


  冰息法學成,巫師又教了她霧霜心法,霜降開始能靠自己排毒,將毒氣凝於手指結成黑塊掉落。


  只是巫師再教她更上乘的流水心法時,她卻卡關了。


  她體內的蛇火開始反噬,拼命啃咬帶有寒氣的心脈部位。霜降心力交瘁昏迷過去,醒來時才知道自己是讓王錦給救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捷 的頭像
西捷

二月西捷

西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桐夜
  • 唔.....有點複雜
    總而言之這篇是在交代ㄇ?
  • 稍微交代一下之前的關係

    西捷 於 2012/04/07 01:50 回覆

  • 少主
  • 唔......所以是以前被王錦救過阿??
  • 賓果!:P

    西捷 於 2012/04/07 01: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