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ZXC*王錦 08






  霜降這次並沒有泡很久,只是凍上十日皮膚不免又白又皺的,卻又被點了穴無法亂動。


  這十天她其實並沒有完全昏睡,反而整個靈像是縮小般,就在自己丹田裡溫養著。


  她有神識的,在這十天。


  霜降看著王錦每天面色不豫地替她撈出冰桶裡的藥草,然後把新熬的丟下去。接著用內力將鐵桶冰化,讓她又冷得沉睡。


  這段期間她濃縮了一個夢又一個夢,發現來來回回都是她幻化出的那三個幻術。


  這次她看清了父母的容顏,看見他們拉著她的手緩慢走在鄉間裡,對著勉強走著的弱小的她,辨識哪個是花哪個是草。


  有些老態的爹娘總是很溫柔的扶著她,遠遠看來,又像是她扶著他們一樣……然後漸漸淡去……


  她從黑暗中醒來,發現自己還在丹田裡。周圍溫熱著,她認得是自己的丹火。


  其實她喜歡丹火,眼鏡蛇那時替她慣養的丹火還留著,溫度有時會讓她覺得自己像個人,翻找著還是孩子的記憶,然後感受到自己的心跳。


  但很多時候她卻控制不住它,常常恍惚間神識會陷入瘋狂,像是體內的臟器沒辦法呼吸似地想要狂奔出來……


  這時候她就只能依靠冰心去冷卻它、凍化它。冷卻後,她會喪失一些記憶,然後昏睡一段時日,醒來時,她會發現自己的功力渙散掉幾成,像是跟隨著那些記憶流失一樣。


  這次她在丹心裡,發現丹心裡的自己胸口黏著一條白線。白線像是本來就長在自己身上,從自己心口延伸出來,一拉還真的有感覺。


  白線一直延伸到暗處,然後隱沒。


  接著她看見王錦在外,食指與拇指搓了搓,自己心口的白線竟然跟著動了動。


  然後她查覺丹火的內力緩緩地向外流。


  就這樣,她終於明白為什麼自己修了三百多年的功力卻還只是這樣。


  是王錦,把它拿了去……


  一瞬間,她一直捧著的兩個幻影就這樣不見了。


  清醒後,第一個迎接她的就是王錦的大手掌。王錦一隻手整個覆在她臉上,而她全身都在冰水中。


  掙脫後,王錦只是扯了扯嘴角。


  她看著他,一時間竟不知道要講什麼。


  「不說聲謝?」王錦闔上另一手的書。「還是妳真的想死?」


  她啞了啞口,發現自己胸口涼涼的。她莫名一驚,伸手一探,發現自己的心跳還在。


  有那麼一瞬間,她以為自己的心沒了……


  「算了!總之現在妳是欠我四條命!」王錦站起身,將書放回櫃上。


  「說說妳是怎麼知道水妖就藏在那洞上的?」


  她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我殺死他了嗎?」


  若沒殺死,那隻妖會結合土石活埋整個村落的。這麼一來她該怎麼辦?她還沒找到住在這個村裡的哪兩個人是她之前的爹娘啊!


  「死了。連屍塊都沒有,妳是用丹火燒的吧?先用冰霜凍結,等他化成水體逃脫後再用丹火燒個精光。看看地上都濺滿了稠體就知道了……」他搖頭,「其實要是一個不小心,先死的人可是妳妳知不知道?」


  霜降整個人都還是冰冷,她聽見自己乾啞著開口:「這樣也好……掉入輪迴我就能還掉父母恩了……」


  王錦看了她一眼,從袖中拿出一個白色錦盒,打開來裡頭全是藥丸子。他撿了三五顆,拉開霜降的下顎讓她吃下。


  「三百多年,總算是還掉了……這是好事,妳還哭什麼……」


  說畢,王錦便離開了。


  霜降眼淚一顆一顆滑落,此刻她還是感覺不到丹火的溫暖。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藥丸子一吞下腹,她的視線就開始模糊了。


  或許她自己知道,現在的眼淚並不完全是因為還了恩情而掉的……


  







==
呼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捷 的頭像
西捷

二月西捷

西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桐夜
  • 呀呀~
    這個發現會產生甚麼事情呢??
    好好奇唷!!
  • 王錦也快結束了咧

    西捷 於 2012/04/16 03: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