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ZXC*韓冬極光 03





  等我冷靜下來的時候,發現周圍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對著我看。


  「她是誰?」惡魔幫的頭頭名叫劉傳盛,相貌斯文得像是會彈鋼琴的音樂才子。他的眼神對我充滿了打量,旁邊看起來像是打探消息的人說了句『沒看過,大概是來拿車的』,衝得我滿腦子火山爆發。


  「我是你們那層樓的櫃檯小姐!」我簡直是用吃奶的力氣講這句話的,那時候喪失理智的瘋狂在事後我相當的懊悔不已。


  在我大聲表明我微不足道的身分後,兩幫人在我面前面面相覷,最後有一個學生說:「然後呢?」


  「我……」剛剛的衝動似乎因為那一吼而消去一大半,我吶吶地回答:「我……我是來請你們回去自修的。」真沒氣勢!


  在當時應該很吵的停車場,我還是很容易就聽見有人在偷笑的聲音。


  笑什麼笑?這有什麼好笑的!要不是你們那麼多人都離開跑來這邊吵架,你們以為我現在會在這邊餵蚊子嗎!


  「快……快點上樓了!」我用越來越沒力的喉嚨試著要命令他們,可是沒用的很。


  看起來像是正義的好學生可是面部兇惡的頭目梁思凡(搞不懂這麼詩情畫意的名字怎麼會長在這張臉上?)開口了:「要我們回去可以啊,妳來說說我們這兩方誰對誰錯,說的有理我們就回去。」


  啊啊!要考我就是了?我回頭看趙冬陞,那小子已經面露不耐煩,正用手揮開一直煩他的蚊子。看來應該沒多久這個人就會棄我而去了。


  我只好答應:「那你們說說看你們到底在吵什麼!」


  兩個首領互相看了一眼,不知在交換什麼意見,最後看起來像壞人的好學生梁思凡大嗓門地開口:「好!我問妳,這世界到底是先有雞呢,還是先有蛋?」


  啊?!


  這是什麼古老的爛問題?!


  我回頭想找那個好不容易搬下樓的救兵,可惜人去樓空,趙冬陞那個沒義氣的傢伙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了。


  我的表情肯定古怪到極點,因為我看到眼前的兩團人開始集中,並且朝我露出『看妳往哪逃』的獵人眼神。


  天啊?!我一定要辭職!一定要跟我舅舅還有我媽嚴重抗議!但前提是我還能活著回去的話……



  ##



  等到舅舅張大著嘴看著我帶領(實際上應該是我『狀似』帶領)著那十幾個小夥子上樓,那已經是莫約很晚很晚的時候了,因為我已經可以看到好幾個正捧著大本大本的教科書準備回家的莘莘學子們陸續等著電梯。


  為什麼我周圍的這些男生們不能好好學學人家上進的同袍呢?看看人家多麼認真,在等電梯的時候都還埋首苦讀,一點也不關注旁邊有個被挾持上樓的小女人(還會有誰?)正等著被救。


  這世界是怎麼了?!那感覺就像是一個可憐想不出故事的苦命作者,被恐怖催稿者奪命連環催的痛苦是一模一樣的啊!


  舅舅只是坐在櫃檯裡,眼睛依然瞪得跟牛眼一樣,一點也沒有要來搭救我的跡象。


  「妳要去哪裡?」背後那位長相斯文的惡魔組組長開口了,奇怪,明明生得一副奶油小生的模範生模樣,為什麼卻是個愛飆車的小台客呢?


  我怯諾諾地伸出手指頭,往我舅舅那邊一指:「我、我回去工作啊。」舅舅一看到我指他,連忙裝做一副在忙的模樣,好像櫃檯前根本沒有十幾個人在盯著他看一樣。


  「等一下再進去。」惡魔奶油又開口了。然後頭隨便點了一下,旁邊的小弟就跑進了教室。奇怪,明明他就沒說什麼,為什麼那些人就是知道要去做什麼?難道進他們的團體還得要練就什麼神通才行?


  沒一會兒,小弟帶了個人出來,我一看,果然就是那個沒心肝的落跑趙冬陞!


  我瞪他,無奈趙冬陞只是瞥了我一眼,依然面無表情。


  這時另一旁的好學生頭目大聲地說:「趙冬陞,我告訴你,她超好玩的!」


  奇怪,明明長得一副兇神惡煞的流氓臉,嗓門又大、氣質又差,為什麼功課還能唸的這麼好?據說還是全校前五名的佼佼者,老天爺會不會太愛開玩笑了一點?


  還有!他說誰好玩啊?!


  趙冬陞這次連看都懶得看我,只是淡淡地說了聲:「哦。」


  沒義氣的傢伙!沒憐憫心的傢伙!一點都不善良的傢伙!臨陣脫逃的傢伙!讀書不知讀到哪去的傢伙!可惡又沒良心……


  趙冬陞突然看了我一眼,害我嚇了一跳,以為內心的OS不小心給說了出來,連忙低下頭思便當,然後突然又覺得自己太窩囊,幹嘛只是被看一眼就嚇到啊?我又沒真的說出來!


  「……一開始她說是先有雞,然後我們就問她那雞是怎麼生出來的?然後她就說當然是從雞蛋裡孵出來的啊!我們又問她,雞都還沒生出來哪來的雞蛋?還有是誰去把那個雞蛋孵出來的?……後來她就被問傻了,就說那個蛋其實不是雞蛋,是鳥蛋,因為基因突變所以裡面的雛鳥變成了雞,然後就生出雞來了!你說她好不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位先生,你也說漏太多了吧?我明明中間還有說很多假設性的問題,而且還有帶到科學面耶,你怎麼可以這樣草草帶過直接跳到結局?而且這個問題我以前曾經在網路上看過好嗎!這可是科學家合理的懷疑,要笑請找那個外國人別找我OK?


  趙冬陞聽完後並沒有笑,甚至沒有什麼明顯的表情,我真懷疑他是不是被外星人控制了?


  「很合理。」趙冬陞等到十幾個人都笑完之後終於吐出這麼一句人話,讓我覺得他還勉強可以救。


  然後趙冬陞便穿越人牆走向電梯,好學生流氓大呼小叫地一邊衝進教室一邊要趙冬陞等他,惡魔奶油等人則是斯條慢理地跟著走向電梯,連書包都沒拿,我估計他們根本也沒帶書包上來吧?


  一台電梯絕對塞不下十幾個人,除了趙冬陞跟兩方的頭頭,其他人都走樓梯下去。趙冬陞在進電梯前又回頭看了我一眼,依然看不出有什麼意思在裡面,然後好學生流氓抱著一堆他沒看多少的書本,在最後半秒鐘前閃進了電梯,門都闔上了我還能聽見他在裡面哇啦哇啦地叫。


  我從頭到尾就呆愣在那,直到舅舅拉著我的袖子,用充滿好奇的眼睛詢問我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










==
就是個輕鬆小品~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捷 的頭像
西捷

二月西捷

西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