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ZXC*王錦 10






  當佘楠呼喚他時,王錦正快到黑眉留宿的道門大屋。屋外十呎閃著紫色雷光,正在警告他這外來妖怪不得擅闖。


  王錦緊凝著眉,運用五行試圖開啟大門,最後還是化為原身,忍著劈雷燥火的疼痛,硬是將貼著符紙的上好木門給打爛。


  一進門,就看見兩個重傷的兄弟。任青整個昏迷,黑眉的胸口正噴血,手卻握著一個同樣染血的女孩。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佘楠此時又再度心傳,急切而虛弱。王錦煩躁地罵了一句。思量下還是用心識分身傳達霜降,要她去接佘楠回來。


  他本想要一起去的,至少他可以看看佘楠說的那兩人是不是真的半人或天人。至少他可以第一線知道這笨蛋霜降是不是跟那半人有關係?


  但為什麼偏偏黑眉在這時呼喚他!


  他不愧是王錦族,還是快速冷靜下來。任青只是被點了穴,但黑眉胸前的傷可不能拖。


  「你還行嗎?」王錦一手將任青背起,詢問一旁的黑眉。


  黑眉點點頭,但同時卻吐了口血。


  「你們到底是怎麼了,怎麼丹心個個都挖了!?」王錦咬著牙,硬是將黑眉拉起。「你的腳怎麼了?……難道是這家的人……你怎麼就偏偏選了個道場?!這女人……」


  「不關她事,她是為了救我才這樣……」黑眉點了雨露的穴關,然後催動自己丹心運轉。雨露因為這樣呼吸開始平緩,不再急促。


  黑眉終於穩下心,嘶啞地對皺著眉的王錦說:「我們走吧,要是等她師兄回來,只怕走不了了。」


  王錦雖然有很多疑問,但這兩個兄弟的傷的確不可多等。他扶著黑眉,一手扛著任青,一鼓作氣直奔回小屋。安頓好兩人,他才發現霜降跟佘楠都還沒回來。正要趕往小鎮時,就在小路上瞧見正在返回的兩人。


  「這是怎麼搞的?!」王錦不禁破口大罵。「怎麼連你的丹心也沒了?!」


  佘楠只能苦笑,扶著他的霜降還是一臉蒼白。


  王錦最後決定將三人都帶回山裡,畢竟山中孕息的仙氣有助於療養。霜降跟著他一起行動,將三隻大蛇各自放在不同的療養洞中,然後將王錦收集的藥材備好,依法或是燒或是熬煮地替這三人敷養療傷。


  所以等到王錦覺得不對勁時,霜降內息已經近乎於零了。


  「妳到底是……」王錦不顧禮法,直接把霜降左側衣袖給撕掉。他忍著氣低吼:「妳到底做了什麼……」


  霜降幾乎半邊身體都紫化,像是死透冰鎮的屍體湧現紫色的屍斑,均勻地散布在左半邊。右邊的軀幹也不好受,整個通紅,王錦可以用心識看見霜降的丹火正在右半邊以緩慢的速度滑動,所到之處無不火紅。


  「還不快說!」王錦幾百年來沒有如此動怒過,他抓著霜降的肩臂毫不溫柔,幾乎要扯出肉來。


  霜降雖然痛楚,但也勉強答道:「我體內……五行閉鎖了……」


  妳五行亂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但為什麼五行會閉鎖?為什麼水火會分隔得如此明顯!?金木土幾乎是消逝了!妳這樣會死啊!妳的修為呢?怎麼沒護著妳?


  她微微一笑:「我的修為……都給你啦。」


  王錦一愣,思緒快速轉動:「妳知道了?……不對,難道這幾日傳過來的功力是妳故意的?」


  「這樣也算還你一命了吧……」好幾日這樣操勞,霜降顯得有些昏昏欲睡。


  「我去找佘楠時遇上了兩個人,其中一個天人說我的體質不上不下,要不就是受人利用當成練法的製鼎,要不最後會被體內無法控制的五行給弄到走火入魔……他問我要哪一個?」


  王錦緊皺著眉,說:「聽著,這三百年來的功力我都有幫妳存著,隨時都能還妳,但妳必須先養好……」


  霜降只是搖搖頭,打斷他:「那天人指指他旁邊的女孩,說她也是跟我一樣的體質,但是她比我多了份天賦,天賦能讓她掌控五行,卻也因為這樣長年成了人人爭奪的戰利品……而我沒有天賦保護,卻有這樣的體質,若是純當人類也就罷了,但卻又陰錯陽差走上修仙的路,這樣下去實是百害無利……」


  「那白痴天人的話妳也信?妳不知道天上人最擅長的就是說謊麼?」


  聽到這裡王錦也知道了些端倪,但他絕不可能讓她做那樣的決定。


  「我知道你是故意選那個村落的,因為你知道我父母轉世到那。」


  霜降在此刻微微地笑了,那樣冰封的臉龐微笑,竟也真的好看。


  「王錦,你真是個好人。」


  不,我不是。我只是想要戲弄妳而已。想看看妳這樣半人半妖的模樣,還敢不敢在上輩子的父母前出現。他沒那麼好心。


  「你知道嗎?我後來想起來了。三百年前我被救醒時,正好看見你把毒注到我心裡。那時候我的心識被痛醒,我就在丹田裡看著你。你很認真地將毒咒編成一條白線,垂降到我眼前。心識要我不要去碰,所以我就那樣在丹田裡看著,一天、兩天、三天……那條線還是垂著。」


  霜降虛弱地坐了下來,眼神看著遠方。


  「……你一直在外頭等著,指尖動也不動,有時會捏了一下,然後我眼前的白線就會旋轉似地繞啊繞,有一次差些就碰到我了……」


  她眼神開始渙散,沒注意到自己的鼻口開始冒血。


  「妳不說話會死嗎?我現在根本就不想聽妳的爛故事。」


  王錦喉頭緊縮,雙掌拼命輸進內力到她體內。可是他卻發覺石沉大海,霜降體內的五行好像再也無法聚足內力。那兩個半人天人到底對她做了什麼?!


  「不知道等了多久,我還是不顧心識的警告,碰了那條線,把它放在我心口。」霜降閉上眼睛,微微一笑。「因為那時的我實在很想聽聽……待在外邊的你……想要對我說什麼話?」


  王錦的臉色複雜,臉龐開始浮出毒絲而不自覺。


  「妳還欠我命,我不准妳擅自離開。」他低沉地,口中開始透出毒氣。


  「四條命嘛……我算過了,一條用修行還,一條當你百年實驗品應該也夠抵了……」霜降嚥了嚥積在喉頭的血,繼續說:「我拼死打敗水妖,也算是救了住在小村的你,這樣也算抵一命吧……」


  她現出不好意思的表情,似乎也覺得這裡游有些牽強。


  王錦此刻整張臉已被內毒張狂,面容呈現灰黑色,可是霜降像是瞧不見一樣,瞳孔開始渙散。


  他冷笑一聲,揪住她的頭髮:「是誰准妳擅自作主?命是我的,要怎樣還該由我來說。」


  霜降內火漸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她雙耳也開始流出血來。


  「……最、最後一命……若不嫌棄的話……」


  王錦嘴唇發黑,連手指都泛紫。他自己研發的毒性已灌滿全身。錦蛇族向來耐性足、生命力也旺盛,性情卻屬極端。平時要動怒是極不可能,是以大多屬土性或木性,能齊修的也不會練到火性功法。


  王錦為了粹出毒性,硬是從五行基本統練起,環環相扣才能鎮住不屬於自己的毒。現下毒竄全身,實也證明他體內的五行因情緒感染也亂了,功法鬆脫之下竟讓毒液竄擾全身。五行齊力聚首丹田與心臟,就等待主人清醒過來重新運轉調息過來。


  「嫌棄?哼!我是嫌棄妳至極,妳別要再說什麼最後一命,這一命先保留,我倒也不是那麼想要!」


  霜降閉了閉眼,流出兩行清淚,但沒一下子,透明的眼淚開始參雜血絲,雙眼終於還是流出血來。血流越多,她的生命力就越低。


  她嘔出一團血物,虛弱地捧在手上。


  「我兩個幻夢都毀了,就剩下這最後一個……不嫌棄的話……你就替我……留著吧……」


  王錦瞇起眼,現在他的瞳孔也開始發黑並且擴散。


  「這種爛東西誰要。」


  霜降聞言,面容頓了頓,想要再開口說話已是不能。


  她內火慢慢運行到丹田,然後越來越淡、越來越冷。左半邊的溫度開始回升,右半邊也不再燒燙,整個身體終於回到一個平衡,卻是冰涼屍體的溫度。


  霜降體內水火停止運轉、打鬥、爭吵,完全是因為她的生命力已然薄弱。沒了生命,自然就沒有能量,沒有了能量,水火還能存活嗎?


  所以,只能至其死地。

  

  






==
王錦結束。
這下剩最後一隻了。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捷 的頭像
西捷

二月西捷

西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少主
  • QAQ霜降....
    是說 "至其死地"是到死的意思還是筆誤@@?
    因為"置之死地而後生"是這個"置"~
  • 其實我有點苦惱要選哪個字

    西捷 於 2012/06/21 02:42 回覆

  • 碓冰拓海
  • 西捷,好久不見。。
     
  • >///////< ((抱))

    西捷 於 2012/06/21 02:43 回覆

  • 桐夜
  • 啊ㄚ阿阿阿阿阿???

    等等
    是說劇情怎麼突然變這樣???!!
  • 哈哈不會介意吧 :P

    西捷 於 2012/06/21 02: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