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ZXC*王錦 06






  霜降一直在找她最原始的家鄉,這幾百年來,她一直在尋找。但她身體一直都在療傷修煉的狀態,每每痛苦之際,她都只能在腦中搜尋著父母模糊的模樣。


  其實已經記不得了。


  「我說,都幾百年了,人事已非啊。」父母都死了還找什麼?


  不找,她的心沒法定啊。


  「妳要找的是什麼?他們的屍骨?還是後代?他們就妳這麼一個女兒,那種年紀還能蹦出個什麼後代……」


  霜降停下腳步,緊抿著嘴。


  她當然知道王錦說的事實。母親當時生下她已是難產,父親拚掉半個家產才保住他們兩。誰知道她從小體弱多病,餘下的祖產就這樣一點一滴在她身上耗盡。


  她是他們的心頭肉!當時再怎樣艱難也不可能丟下她的。


  這樣的情,她怎麼能忘?就算只有短短八年。


  每每她行功岔氣,替她療養的巫師大人總會搖頭,說她若不淡了親情勢必也修不了什麼仙。


  巫師教了她幻術。她必須潛心修煉,用十年的心無旁貸才能用一根松、一枝梅,換得一整夜的親情夢。在夢裡她可以向虛幻的爹娘撒嬌,雖然她還是會看不清他們的容顏……


  這幾百年她也只能存下三個心無旁貸,因為她老是在不到十年的期間就又動了心念。


  三次。但這樣也足夠了……


  幻術需要內力支撐。好,她努力練習冰法。


  幻術需要記熟咒文與五行相生相剋。可以,再難記她也能熟背起來。


  幻術還要亦邪亦正。她體內一水一火正好充當陰陽兩氣,只是苦了她的內臟煎熬,令她體質越來越脫離人類,成了不人不妖。


  但她可以忍受。


  就算阻礙了修行,就算修為事倍功半,她也能為了那十年一夢而努力。修了兩百多年,她終於能用松梅化成人形,只是自己觸摸不到。


  但遠遠看著,也就滿足了……


  而她這次下山來,其實是因為巫師跟她說要她閉關修煉。


  她的修為進度實在是太慢,空有幾百年的修行時間,聽起來好聽,但實質上卻只能抵禦一些末等小妖,實在有損錦蛇家族的顏面。


  就連巫師也不懂為什麼她留不住功力?像是哪裡有了一個小破洞,內力會這樣一點一滴流逝掉。


  雖然她體內的眼鏡蛇毒已去除,但要是被抓住再埋入也不是難事。若是連自保的氣力都沒有,那也實在枉為修行了。


  巫師要她閉關,也要她屏除雜念。知她情重,乾脆要她出山了斷情緣。若找到與她血緣至親,盡力幫上一把,就算是斷緣了。


  巫師算過了,她的父母正巧轉到這世,但這世不是作夫妻,卻也是同村人。還了情,她的情根也會逐漸拔除。


  「其實妳一點也不適合修仙。」王錦這麼跟她說。


  「妳的體質適合儲存能量,但肉體卻保持不了多久。對於修仙者來說妳或許是活寶,但於妳而言……卻是一點用也沒有。」


  活寶?她不懂是什麼意思。


  但在第二個月後,王錦就不再要她跟隨。只是在她身上繞了繞,要她每日酉時前回來。


  她有一次故意晚歸,誰知酉時才剛到,她就被一股莫名強大的力量給強制拉扯,轉眼間就被拉回小屋中。王錦露出可怖的笑容嘲笑她,她則是全身痛到隔天都無法再出門。


  王錦那個看不見的咒除了能準時『拉人回家』,它還能看能聽。


  第二個月中,她偶然發現王錦兄弟之一的佘楠落居在山側的另一小鎮上。本想告知王錦,但一想到他每天冷言冷語地數落她作的東西難吃得要命,又要她必須練足兩時辰心法才能出門……想到這她就不想說了。


  誰知道一回到家王錦就敲著竹笛,講出來了。


  「你怎麼會知道!?」明明當時就她一人看見。


  王錦只是冷笑又冷笑,說:「我還知道妳今天又換了新詞兒罵我,要不要我也說給妳聽?」


  她臉色又驚又恐,這可惡的傢伙竟然在她身上裝了追蹤竊聽的玩意兒嗎?她不禁心想剛剛她才從附近的泉眼回來……


  王錦似笑非笑地看她。


  「我才不會去看那些不養眼的出浴畫面……」


  霜降馬上整個臉又青又白的,王錦則是邊搖頭邊走出去。










==
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捷 的頭像
西捷

二月西捷

西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